口述:让她爱,好过让她恨!

时间:2015-04-23 16:48来源:未知 作者:lyj   投稿

  没想到会再遏上辛晓炎,在人潮涌动的地铁站,是很深的秋了,她却穿得很单薄,开胸的衫,有很多箔片的吊带裙和黑色的镂空丝袜,抱着肩坐在地铁站的椅子上。

  她化着很浓的烟熏妆,眼神迷离而茫然。

  那一刻,沈安的心就如铁马冰河般碎了大片,他急切地想过去和她打招呼,但又踉跄着迈不开步子,他手里的烟抖呀抖,所有的喧嚣都沉了下去。

  (一)

  前因要追溯的话,是7年前。彼时,辛晓炎还是沈宁的女友。

  她穿白底小花裙,棉袜,一头自然的卷发,依在沈宁身边笑。阳光在她的身后哗啦地开出很多花来,沈安屏住呼吸紧紧握住手里的书本,生怕一个不小心,它就落了下去。

  辛晓炎和沈宁是大学同学,暑假从上海过来。她一点也没有大城市女孩儿的娇气,低眉顺眼地帮着沈安父母理菜、拾掇碗筷,傍晚的时候陪着他们散步聊天。

  她跟着沈宁喊沈安,弟弟。

  那个夏天,护城河边开了许多的向日葵,大朵大朵的,明朗瑰丽。辛晓炎惊喜不已,她是没有见过这样的景,蹦跳着穿行其中,裙子旋出很多的舞蹈,笑容柔软,沈安的目光怎么挪也挪不开。

  他们去河边捉螃蟹,裸着脚,辛晓炎把水花踩得乱溅,沈安只是轻轻用力就推倒了她。沈宁说,弟弟,不过是玩笑,你生什么气?

  他是生气了,因为他看到,沈宁趁他不注意时,在辛晓炎的脸上亲了一口。

  他们去小树林看萤火虫,有萤火虫落在辛晓炎的头发上,一闪一闪,像星星。沈安抬起手来,一挥,它就飞开了,辛晓炎有些失望。

  是的,他是故意的,故意要搞些小破坏。比如,辛晓炎摘了向日葵回来插花瓶时,他就“不小心”打碎了花瓶;比如,辛晓炎和沈宁在房间聊天时,他就故意进去把书摔得山响;比如辛晓炎做了菜,他就在菜里放许多的盐……

  再长大一些就明白了,那个时候,他已经开始喜欢辛晓炎了。

  (二)

  沈安考到上海读大学的时候,沈宁和辛晓炎已是大三。

  她在火车站接他,他看着冲他挥手笑容灿烂的辛晓炎,心突然就裂了个口,疼痛不已。她拿着他的行李,她说,弟弟,两年不见,你都长这么高了,变成帅小伙子了。

  那时沈宁在西雅图做交换生,为期一年。

  辛晓炎帮沈安整理被褥,带他去办饭卡和借书卡,用热水烫他的新饭盒。室友艳羡不已,他们说沈安你的女朋友真细心。他没有应声,她就笑,她说,我是他的准嫂嫂。

  他们几乎每天都会见面,教室,图书馆,或者校园的某一条路。他在她宿舍楼下打电话,是打给电台情感节目的,他说,我喜欢上一个女孩,我该怎么办?电台主播说,那就去表白!

  表白,他是想要表白。但是他知道,他一表白,所有的路就断了。她的心里,只有沈宁,她给他写信,打工攒钱给他打电话,织围巾和手套送他。她的爱。一滴不剩全给了沈宁。

  沈安,站在她的身边,隐忍地看着她的爱情,看着她为爱情忙碌和欢喜而他的喜欢,是黑暗里的野火,只能孤独地燃烧。

  只是,沈宁一年后没有从西雅图回来,他留在了那里。他和辛晓炎的那一段爱情,很突然地就画上了句号,一点余地也没有。

(责任编辑:私房话编辑)
    转播到
  • 罗格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Copyright@ Rogge Media Group All Rights Reserved
  • 女人私房话 www.nrsfh.com 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朝阳北路83号